一隻螞蟻爬過的肩膀,他爬了很久,你說掌心到肩膀的距離應該代表「很遠」,但其實他仍在你小小的身上。

曾經我們也以為我們走了很遠,經歷過許多事情並投入努力,但其實世界很大,比你努力的人很多,「所謂的很遠不該只在自我的認知裡解讀」。

我們或許會遇見和我們類似的人, 也許是同學又或是同事, 我們姑且可以稱他們是同溫層, 但你不能活在只有同溫層的世界裡。

孩子,我該如何告訴你, 其實我們留給你的世界, 也是由群活在自己世界的大人構成, 我們的社會到媒體, 我們活在沒有別人的地方,只學了顧好自己。

孩子,我該如何告訴你, 其實我們留給你的世界, 真的沒有那麼美好,也是會有因為利益而互相傷害的時候,

沒有像呵護妳的世界裡那麼的柔軟與安穩。

冰淇淋會融化的、甜滋滋的幸福會有螞蟻、看似可以的信任卻如此薄弱,

曾經的擁抱可能會消失、曾經肯定的可能會遲疑,

沒有一個絕對可以被時間赦免,

哪怕是再多的期待,都有可能是臨別一吻.

如此的渺小..

 

恐懼嗎?是的,有時我也是如此地感到恐懼,在沒有妳之前,我卻是無畏許多.

碰撞也好、人性也好,所有的感悟都覺得可以撐在心裡的.讓他一天天的被我消化與承擔.

卻不知為何,此時此刻的我卻總是思考著,妳會遇到一個怎樣的世界呢.

我並不想特別的保護妳,在妳的自由意志裡長成到獨立思考與判斷的個體.

我並不想特別的神話妳,在眾多孩子面前妳也是一個與他們相同的生物體.

 

但我卻特別私心的希望,

每一個孩子,

倘若有那麼一刻感到絕望與寂寞時,

有那麼一個人可以暖暖的抱著、聆聽,安穩的撫摸背脊.

 

一如我初見妳時如此的愛著.

 

創作者介紹

darcyshao-蔡包媽媽

蔡包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