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水彩最好玩就是把不同顏色調在一起」

「然後我們老師就會說那是髒色,叫我們洗掉.」

「但是我覺得是漂亮的顏色阿」

課程間兩姊妹不斷的說著,動著他們手上的筆,看著顏色變化.

 

「萱萱老師為什麼你的調色盤都沒有洗阿?不過顏色好漂亮喔!」

「我也想要有自己的調色盤.」

兩姊妹繼續討論著,看著洗筆桶最上層漂浮的白色.

他們興奮的研究起來,顏色分層這件事情.

 

而我認為,我們的生命不卻標準.缺乏的是嘗試與體驗

 

確實我就是那種會沒事一直調色,看看會出現什麼驚奇的人.

不洗調色盤,是因為想保留那些過程和留下那個驚奇所呈現的結果.(私心的想慢慢使用他)

花沒有一定要是紅的

山沒有一定要是綠的

情緒會影響顏色

有時整片天空看起來都是灰色的

而你口中的髒色在我看來,好適合畫雨季裡抑鬱的空氣氛圍.

 

「我們學校老師不喜歡我們調色,他說畫面要乾淨一點」

「但是我們還是會故意調來調去」

語畢兩孩子變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彷彿可以看見成人臉紅通通的神情,覺得孩子無法溝通,頑皮又搗蛋的不照課程設定走.

 

我曾經遇過一個人,

在他的畫裡,只有藍色.

各式各樣的藍色.

你甚至會驚嘆於原來藍色可以有這麼多樣又細膩的轉換.

那時他比賽時總是碰壁,

在評選時獲得了針對顏色獨用的詢問.

然後幸運的沒被選進一直到今天仍能完整的保有他自己

 

 

「髒色啊?」

我看著調色盤裡的顏色輕輕地說

「每個顏色都是非常好用的,只是有的時候我們還不知道該把他放進哪個畫面裡.」

 

就像每個人的每種能力,

都有他存在的價值,

有時只是還沒找到契合的時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蔡包媽媽 的頭像
蔡包媽媽

darcyshao-蔡包媽媽

蔡包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